论公诉案件审前程序中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

   本文主论述了在我国公诉案件审前程序中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因为审前阶段是在司法实践中极易出问题又时常被人们所忽视的阶段。文章主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概括叙述刑事诉讼审前阶段中对公民基本权利保护的必性;第二部分是从立案、侦查、起诉三个阶段具体分析法律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同时还论述了司法实践中的相关问题,如刑讯逼供形成的原因及改变此种状况的措施等;第三部分是总结之前的论述并出对未来立法与执法的希望。 
  关键词审前程序;基本权利;保护 
  刑事诉讼法是对刑法正确实施的保证。在整个刑事诉讼的过程中,公权力遍及每个角落,这有利于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但是,一旦公权力超越了应有的限度,则同样会侵害到公民的利益。所以,在法律体系中设置对公权力的限制是十分必的。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我们将其分为审前、审判和执行三个阶段,本文主论及审前阶段。由于刑事审前程序中国家权力的运用相比较于审判和执行程序更具有主动性和普遍性,且审前程序又具有不透明性的特点,加之今年来冤假错案中审前刑讯逼供行为的大量曝光,使得审前程序中涉诉个体更多地面临权利侵害之虞。 
  本文着力剖析我国《刑事诉讼法》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并联系司法实践,以解决我国公诉案件审前程序中出现的问题。本文将审前程序分为立案、侦查、起诉三个阶段加以论述。 
  一、立案阶段 
  立案是进入刑事诉讼程序所经历的第一个阶段,公安机关是否立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被害人的权益能否得到进一步的保护,以及犯罪分子能否得到应有的惩罚。立案在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占据着十分重的地位,扮演着“看门人”的角色。立案是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人民法院对报案、举报、控告或自首的材料进行审查后,判明有无犯罪事实存在和应否追究刑事责任,并决定是否将案件交付侦查或审判的诉讼活动。立案一向被认为是刑事诉讼开始的标志,是每一个刑事案件都必须经过的法定阶段。①在侦查阶段涉及的诉讼当事人主是犯罪嫌疑人,但是在立案阶段,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并没有被司法机关清楚地了解,因而,在这一阶段,本文论述的主对象是被害人。 
  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了当被害人的人身、财产权利受到侵害时,法律保护其人身权和财产权。《刑事诉讼法》第11条和第111条也规定了立案条件和立案监督,使被害人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第二重保护。 
  但是,我们应当看到,司法实践中立法对被害人的保护很少能够发挥其应有的作用。目前在我国,被害人并不享有作为当事人应当享有的全部权利,其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当事人。尽管《刑事诉讼法》第18条赋予了被害人报案、控告的权利,第11条也规定了控告人如果对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人民法院不予立案的决定不服,可以申请复议。但是不难看出,被害人所享有的控告、举报的权利都受到司法机关的限制,且对救济途径的规定并不明确。如果是伤害类案件,在这段期间内被害人伤势恶化导致的相关后果,又该怎样处理呢?立法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由此可见,在立案过程中还存在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 
  二、侦查阶段 
  侦查阶段是刑事诉讼审前程序中最复杂的一个阶段,因为在这个阶段负责侦查的机关需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材料。这是刑事诉讼全过程中至关重的一环,之后的诉讼环节能否顺利进行取决于侦查阶段所获得的证据材料,而这也使其成为最容易出问题的一个过程。 
  尽管犯罪嫌疑人有可能实施了危害他人人身、财产权利或者社会公共安全的行为,但是他们的基本权利仍应当受到平等的保护,不受非法的公权力的威胁与侵害。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笔者分为以下几个方面论述 
  (一)讯问犯罪嫌疑人 
  讯问是指事实以及与案件相关的其他问题以言词的方式,对依法对被指控有犯罪嫌疑的人进行问并求回答的一种侦查行为。②其最主特点是强制性。我国《刑事诉讼法》从第116条到第121条对讯问进行了严格、周密的规定。如第117条规定“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最长不得超过十二小时”“不得以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又如第5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这是我国明确禁止刑讯逼供的条文,禁止侦查人员在讯问过程中侵害犯罪嫌疑人,明确不得强迫自证其罪原则。 
  尽管《刑事诉讼法》对讯问行为进行了严格的规定,但司法实践中刑讯逼供现象却屡禁不止,原因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分析。 
  首先,思想观念成因。主表现为(1)有罪推定的思想。长期以来,在我国刑事诉讼中都避免不了有罪推定的思想,尤其是讯问过程中,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开场白“知道为什么抓你进来吗”,讯问人员很显然是没有明确举证责任的归属,极易造成刑讯逼供。(2)口供中心主义。口供被称为“证据之王”,这体现出了口供在所有证据中的重性,尽管口供的真实性有待验证,但是它是最能完整地重现案件事实的证据,为案件的侦查供重线索,正是口供的正义特点使得侦查人员不择手段地希望得到它。(3)重实体、轻程序,重惩罚控制犯罪、轻人权保障的观念。自古以来,重实体、轻程序的观念一直存在于司法之中,更加注重惩罚控制犯罪,而非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其次,是制度及显示方面的原因。主表现为(1)非法证据排除等证据规则的缺失。英美法系国家广泛适用沉默权,充分保护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权利。曾经也一度有学者出在我国适用沉默权的建议,但是,沉默权的适用不仅是给予犯罪嫌疑人在被羁押时保持沉默的权利,它还有一系列的配套制度,而我国正是由于缺失这一系列配套制度才引起了刑讯逼供,其中最重的则是非法证据排除规则。③(2)侦查技术、手段、方法想相对单一落后。这是由我国经济发展现状和讯问人员的素质决定的。 
  应对刑讯逼供,笔者认为首先从根本上转变思想观念,给予犯罪嫌疑人平等的地位与权利;其次,完善立法,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进行进一步细化。 
  (二)勘验、检查、搜查 
  勘验、检查和搜查都是侦察阶段必不可少的侦查行为,也是侦查人员近距离接触犯罪嫌疑人、被害人的人身、财物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也易发生侵犯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基本权利的情况。我国《刑事诉讼法》中有这样的规定,“禁止一切足以造成危险、侮辱人格或者有伤风化的行为”,这是法律上对侦查实验的限制,法律以这样的明文规定来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尤其是人格尊严。另外,在这三个侦查行为中都规定了对妇女的特殊保护,这是由妇女特殊的生理状况决定的。 
  (三)扣押物证、书证 
  司法机关有权扣押物证和书证,但是,必须明确扣押的范围以及对扣押物的处理方式。如果对这一方面的规定不加以严格限制,那么就极易发生侵犯公民财产权利的行为。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39条到第143条中做了明确的规定,充分保护了公民的财产权。 
  三、起诉阶段 
  起诉阶段公安机关将起诉意见书递交人民检察院,由检察院审查,最终做出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或者自行侦查、起公诉、不起诉的决定。这一制度本身就是对犯罪嫌疑人的一个保护,在明确审查前不轻易起诉讼,但同样会引起一些问题。如,有足够的理由起公诉,而不对其起公诉。所以,在该阶段,同样需内部约束和外部制约相结合以达到公平与正义。 
  注 释 
  ①吕萍《刑事立案程序的独立性质疑》,《法学研究》22年第3期. 
  ②吴宏耀《侦查讯问制度研究》,《中国刑事法杂志》21年第5期. 
  ③ 张松美《中国尚不具备建立沉默权的社会条件》,《法学》21年第2期.

  

Copyright Themeglory.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Themeglory